主页 > L和生活 >翁启惠公开信:因我专利而创的公司,竟成我人生最大的恶梦

翁启惠公开信:因我专利而创的公司,竟成我人生最大的恶梦

2020-07-31
翁启惠公开信:因我专利而创的公司,竟成我人生最大的恶梦

深陷生技公司浩鼎炒股风波的中研院院长翁启惠,请假滞美,将于今 15 日中午返台,估计下午 2 时入总统府请见总统马英九,直接向其报告,并配合未来立院议程,入立法院做说明,而在抵台前,今早翁启惠也由中研院代为转发公开信,陈述连日来风波始末与心路转折。

中研院院长翁启惠公开信全文如下:

各位台湾的乡亲朋友们,

大家好,我是翁启惠。首先,先向大家致歉,我晚了一些时日回国,不仅延误了赴立法院说明的时间,也让中研院的形象受到伤害,在此要先致上我十二万分的歉意。

过去这段日子,我面临人生最大的挫折和打击。我怎幺也没想到,在 1998 年因为我的技术专利而创立的一家公司,会在将近 20 年后,成为我人生最大的恶梦。到底我在这整个过程中,做错了哪些事?这是过去两週、我一直反覆思考反省的地方。

过去我虽然有许多专利技术移转的经验,也创办过两家公司,但我从来不曾是个公司经营者。长久以来,我一直鞭策自己,致力做一个可以为社会贡献专业知识的科学家,这也是我一生专注努力的唯一目标。或许是长久科学研究的训练方式,让我的思考应对方式,明显与现实社会大众的期待有落差。

在我出国期间,国内爆发浩鼎事件,严重伤害了中研院和我的个人名誉,我因为身在国外,无法一一及时回应外界的诸多指责,更加深了事件的伤害程度。在沉重的压力下,我在 3 月 27 日晚上身体不适就医,医师也嘱咐,短期内避免长途旅行。说实话,当下的情况,很大一部分,可能是庞大压力而导致身心俱疲。虽然我在 3 月 8 日出国后,就已延长请假并获准到 4 月 14 日,但立法院临时决议要求中研院在 3 月 31 日进行业务报告。我如果不即刻回国,势必给人我不尊重立法院的印象,因此,我在美国时间 3 月 28 日深夜电告总统,因担心个人风波影响中研院运作,希望请辞中研院院长职务,但总统未准辞,并嘱咐我身体状况复原后儘快返国说明,以釐清事实真相。

我的这些举措,立刻引起了国内强大的批评,指责我逃避责任、不愿承担。甚至有许多人说,因为我拥有双重国籍,「翁启惠準备落跑,不会回来了」。许多朋友帮忙转述国内舆论,并警告我,你已经被妖魔化、被人格谋杀,你真的要回来吗?百口莫辩、讲再多都没用了,他们说,回来势必要面对无情的追杀和指控,等着我的,将是一连串的难堪与羞辱。

坦白说,面对这样的压力,我确实又不知如何应对,心里极为害怕。这是我一生中从未想过的不堪情节,我该如何面对一直支持我的中研院前辈和同事伙伴?我该如何面对社会大众质疑的眼光?过去这段时间我寝食难安,各种情绪起伏反覆,一直在内心挣扎。

但是,我从来没有想过从此滞留国外、不回台湾。虽然因为过去研究工作的关係,我取得美国国籍,但是,台湾是我的家,一个人怎幺可能永远不回家?更重要的是,中研院院长是国家名器,其地位重如国士,台湾承受不起一个怯懦逃避的中研院院长!

在这个过程中,谢谢更多朋友给我诤言建议,他们诚实转达了社会大众对我不谅解的原因,其中一点,就是我在回答媒体询问时,表达自己没有浩鼎股票,却没提到女儿的持股。我反覆回想我当时的心态,其实,是因为我女儿名下的浩鼎公司股票和中研院技术移转无关,因此,当我被问到个人有没有持股时,完全没有想到女儿的持股。当然,现在我理解了,我当时的回答,显然完全没有考虑到社会大众在意的重点。因为大家当时正在关心内线交易和利益输送,问你有没有浩鼎股票,当然是问你全家啊!如果当时我知道这类发言对股市大众心理影响的严重性,我一定会更加谨慎,回答问题时,也不会忽略揭露女儿持股的必要性。遗憾的是,在引起轩然大波之后,我才理解这简单的道理。

我的思虑不周,也反映在浩鼎解盲后,我直率单纯的从科学角度解读解盲的结果,但却被认为是意图帮浩鼎股价护盘背书。我之前从来没有意识到,我出发点极单纯的发言,可能对股票市场造成极大的影响。虽然没有这个意图,但错误却已造成,我愈解释愈混沌。而事实是,我在 2 月 21 日周日上午参加浩鼎专家会议,才知道解盲结果。但是,我在 2 月 18 日,因为营业员一通电话主动建议,随口回应卖了 10 张股票,却让我陷入意想不到的泥淖中。

我知道一旦回到台湾,迎接我的,将可能是一连串的难堪与羞辱,这将是我人生中最大的挑战,但我已做好準备,我知道我必须谦卑诚实、勇敢面对。中研院拥有一批优秀的科学家和人文法律社会学家 ,他们在台湾长期默默耕耘,做出许多世界级的研究成果,不能因为我一个人,而让中研院国之重宝的名誉受创。我个人声誉事小,但若因为浩鼎事件,伤害台湾生技产业的未来,伤害中研院最高学术殿堂的地位与形象,伤害社会大众对中研院的信任,这将是我最不能原谅自己的地方。

有人问我,我会不会后悔当年回国接任中研院院长?有幸接掌中研院,是我人生莫大的荣耀。我当年带着回馈故乡的梦想回到台湾,今天在不同的情景下回国,虽然心情複杂,但我对台湾这块土地的初心不变。

在这里,我也要感谢中研院同仁,基于知识份子良知与维护中研院形象,对此风波提出许多忧虑与要求检讨的建言,本人至感感谢,将会在日内向院内研究人员社群公开完整说明事件始末,同时重新检讨有关技转与利益冲突迴避规定,以回应社会大众对中研院的高度期许与关切。

今天回到台湾,我将尽快向马总统以及立法院报告,并详实提供各项资料,尽力协助各项调查,希望尽快釐清真相,如果能够得到社会大众的谅解与包容,我将感激不尽。

谢谢大家!

翁启惠  敬上

 延伸阅读:
相关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