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F生活派 >【编号071】张三醉参赛诗集《神的年代》代表作10首

【编号071】张三醉参赛诗集《神的年代》代表作10首

2020-06-13
《神的年代》代表作10首
 
长诗《太阳之恋》第三章节选
五、叶莉古丽讲述殇城的故事
 
1
我是九千亿兆狱火、锻铸的
一台时光机器!你可知道
在时光倒流、逆转与慢时光中
我是机器与我的核裂变合成
 
2
殇者,靠近我一些,再靠近一些
不要胆怯,也不要再凝视我的眼睛
更不要因为我是姑娘就显得如此拘谨
你这个东方地球人真是太羞涩于爱情
 
来,就这样牵着我的手,并肩而行
我习惯于这样,好讲述殇城的故事
因为死亡,可能就要又一次发生
我是一个残酷的女人,并且已下了毒誓
 
3
我身边的殇者啊,这座城市
是一座殇城,是宇宙城中之城
本是这个宇宙最最中心的城市
是宇宙间最最令人惊羡的王城
 
这里是一个只会表现功利的地方
无论是政治经济军事教育文化科技
都是这个宇宙的最为核心的地方
这个星球曾被称作全宇宙的心脏
 
这个星球用物质财富基础上的科技
控制并制导了宇宙内的多个星球
虽然这里是一个没有任何情感的地方
但这里仍然是多少人梦寐以求的天堂
 
4
在殇城没有亲人,人人都是局外人
这是一个没有家没有爱没有温暖的城
华丽的中继电大楼,高峻的量子大厦
威严的国会山大楼,冷森的监狱铁门
辽阔的中心广场,多变的四季盆景
而这一切,冷漠得使街头只剩下穷人
 
这不是生物的地方,更不是度假的天堂
在这座城市里永远寻找不到你自己
除掉使你迷失,就是使你比黑岩沉重
在这座城市里,爱情简直就是天方夜谭
每天都要上映的是从零点到廿四点长的
一场声光大追逐、一场日影大厮杀
 
这个星球的外表是四维方向繁华的星云
星球的中间是一座背景繁複的双世之城
这个双世之城和云外之城所有的时空
都象时装展示台,永远炫惑在光彩中
虽然城的外表是鲜花和喷泉下的风景
但却仅只是屠夫和男女人肉的大集市
 
虽然城的外表是音乐声中的颂诗
是一出永不落幕的美丽仲夏夜之梦
一个永远也不愿意醒来的睡美人
一个醉生梦死到不知道时间的城
然而这高贵、富贵、华贵的外表之下
你永远领略不到真正属于骄傲的神气
 
大街上南来北往奔腾的车流和人流中
你竟然找不到哪怕是一秒钟微笑的脸庞
是的,微笑绝对不是这个城市的面相
住在这城里的人,表面上个个健康
实际上都染上了鼠疫。在这座城里
你绝对不要问路,没有人会给你正确的指引
 
5
浓郁扑鼻的香气从腐烂的童尸上散发出来
堵塞了人人的耳朵。每一个到这儿来的人
不得不自然而然地学会闭上无可奈何的耳朵
连同笑容也一起闭住,只有袒露胸乳的妓女
不时地呲一下牙齿,在霓虹迷濛的大街上
以色相迷醉种种战粟到只剩下贪婪的情欲
 
城里的人只有踯躅于街头拥挤的人群中
在电影院、在剧院、在舞厅、在图书馆
彼此用欠身表达一下,然后依傍入坐
寡言沉默代替了一切。在时光地铁中
在量子飞机上、感应巴士里、星云电车间
局外人彼此只是浅浅地交换了一下注视
 
这里虽然还有一些推着婴儿车的妇女
还有牵着在耳朵上别着蝴蝶结小狗的绅士
还有带着假髮的从感应汽车里走下来的
手挽靓女的董事,连同刚开始求职的大学生
都学会了低头的风度,目无光芒地狼狈而行
并在胸口别着一朵红与黑,以此表达纯真
 
6
在这座殇城里,电梯随着楼房升高
这些一格一格的鸟笼兽笼的攀升
在河流动态的宁静里泛着潮水的浑浊
窗户就是城市进入宗教的某种仪式
笼中人与笼外人四目相投之后
是那幺强烈的毫无交会点的远与近
 
殇城就是这样的城,电梯象一卷胶捲
在眼睛里表达一切,它已抽掉了声部
只剩下了任你去填词的无可认知的影部
你找不到接近你自己的永无休止的方向
而任何撞入眼帘的画面,以一瞬定格
都变成了一幅丧钟为谁而鸣的剧情
 
入夜,风里潜泳出大片大片诗化之声
宇宙浩大神奇的翼啊,你无情地扇动
为什幺不扇动崭新如水流殇不存的毁灭
然而夜毕竟是夜,殇城在美丽的掩蔽下
暗蓝的吻,从街头幽暗空旷的沁凉中
走出的是不知道忏悔的阴谋与爱情
 
淩晨,寒冷的人走过最后一道夜景线
从四面即将消退的暗影里传出错觉的寂寞
在殇城里,早晨的版面上又是一些新的镜头
绑架刺杀强姦盗窃以及政府宣布的星际战争
那些轻微的足音,一听就明白是腐化的乐音
然而一切都习以为然,所以一切都哑然无声
 
早晨的阳光照在白色墙壁般的报纸上
阅读的人从早餐上读出一串咕噜咕噜声
这些殇城中永恆的自以为高高在上的居民
早晨起床之后就已经醉到了没有分寸
栖息于这座星辰光芒美丽的外壳上
他们实际上是一群无知饑饿的石头
 
那些露天咖啡座上胳膊最粗的男人
使每一个到这儿来的人都变得无可诚敬
然后,这个城市伸出了阔大的手掌
委婉地说“把钞票交给我保管好吗?”
猎物的人和猎物,乘方式欲望的眼睛
毫无吝啬地掏空了口袋里的生命
 
7
你没有经历过那种奢华享世的妖相
没有同星球各地的名人飞人超人
陪同他们从高贵的金属马车上下来
谈吐一些高贵到只剩下调情的语言
你没有陪同他们用一柄雪亮的小刀
切开星光超时空中一个人心的糕点
 
是的,你更没有走进过星球帝国议会
亦没有与国会里面面相瞒的人相遇
豪门巨室当红政客以及他们成群妻妾
你以为总统是在等你来一次相识相谈幺
他不过是在挑选一个全新的球队队型
当然,这是不会为了你而发生的可能
 
你当然从来都没有走进过玻璃画框
如果你走进去了,就会发现富贵场中
那些大腿全裸的小姐,为你送来花车
然后将油光可鑒的脑袋放入舞池中心
黑暗的手,专门伸向别人妻子的乳房
然后你听到的居然是女人淫蕩的笑声
 
这些画框的里面,是一层一层的画框
黑色大衣的传教士连同国会大厦议员
抱着长腿的媚舞女郎、高高举起血红酒杯
是他们在这玻璃的画框里出出进进
而这个城市的穷人在麵包里却吃不着麵包
只能到城外的星云中吞食星云里的垃圾
 
8
那些被贡奉的少女,她们每天都在飞
她们已经成了一群与城市同颜色的鸽子
可怜的是他们,快乐的也许还是她们
她们的快乐是永远有快乐的保障
她们的可怜是比人和死亡还要安全
所以她们每天清晨出去,夜晚回归
 
她们在这座城市也是一群吃皇粮的人
她们是这座城市上帝身边的佣人
是帝国安全局专设安全保镖的单位
同时还是这个城中权贵者的发洩工具
或者说她们就是想死也不能的她们
随时随地适用于城中权贵者的姦淫
 
这些贡奉的少女,是我的昨日姐妹
昨天早晨的现在,她们开始飞出去了
去完成城中上帝的感应力事件指引
就在昨天的这个早晨,我引爆了星球
这些悲伤的姐妹连同这个星辰的所有
都在一瞬之间一起被我送掉了性命
 
9
殇者,在你的那个属于地球的世界里
不知道是否也会有这样的故事在发生
 
10
这是一个罪恶深重的城市啊
在这座城里,永远没有祝福
永远没有敬礼,永远没有恩情
永远没有人会微笑地叫你一声
即便是我,如此毒誓的女人
也不得不对此城倍感无情的伤心
 
这座城里的人,从一出生开始
就不可避免地吃着虚伪的水果
并且咬牙切齿地害怕内心真诚
在人与人之间只剩下一种魔鬼
权利与利益是这个城市的忘怀
没有人愿意记住对自己无利的名字
 
在时装展示台上,谣言就是新闻
善良已被截肢,成了卖笑的跛子
虚伪高亢地悬挂于高楼的台阶之上
在车与车之间只有奸诈可供刹车
欺骗与被欺骗是连环计中的情节
一天的风里飘蕩着肉欲的呻吟
 
这是一座没有真心真纯的爱情之城
你永远也休想得到那种无微不至的爱心
永远无法等到深深地充满真诚的注视
是啊,这是一座宇宙之巅的美丽荒原
是时光的罪恶大海之上漂浮的一座
爬满臭虫、蚂蝗、跳蚤和粪便的殇城
 
《炸狗日的房子》
 
我把一分钱捏出一身汗水
也没能感动房价迈向一平10万的脚步
既使一分钱不花,攥下所有工资
也赶不上潮水楼市的利息波涛
 
从阿娇牵着我手时柔柔的那刻起
老母亲的微笑,瞬间暗淡了一城春花
旋即暗淡的是老母亲眉头上的皱纹
阿娇离开时,笑吟吟地叫了一声娘亲
 
老母亲转过身去。我看见泪花
要是,要是你爸还在就好了
他总有办法的;或者我这些年不生病
总该多存些钱。母亲唠唠叨叨
 
阿娇再次离开时,秋天就下了一声雨
阿娇说的很对,结婚就是房事
没房事的婚,结了也没房事
我默送阿娇柔柔地走进一幢大房子
 
我开始找所有关于房子的微信
终于看到20年后房子是白菜的欣喜
我匆忙跑到那栋大房子的楼下
阿娇在楼上,柔柔一幅好主妇的样子
 
我突然停下脚步。20年后,20年后
阿娇等我到20年后会是什幺样子
原来这些房子是为了20年后修的
卖房的大吼房价将百万一平,很有道理
 
我延着失落往回走,秋雨跟在我后头
真烦。微信一个老闆说房子卖不掉就炸
对!炸就炸,炸了开心!炸狗日的房子
噫,等我把阿娇从楼上哄下来后再炸
 
回到家的时候,那一声雨突然灭了
我哭我恨我是去哪耽误了回家的时间
母亲留下绝笔:好孩子,妈妈不能帮你
也不再拖累你,好好存钱买一个大房子
 
《月坛北小街》
 
在高楼与高楼之间
是九千九百九十九个窗口
月坛北小街——
就是月坛北边的一条小街
淹埋在高楼的窗口之外
成一刹那的混沌
我是要去朝祭月坛的
可我现在北小街上
我想往南啊——
声音却从四面楼群
九千九百九十九个窗口中
把我雕塑成一尊茫然
我用声音将头颅砍下来
把身躯竖成一支香
在前行的路上焚祭
拎起头颅,我继续往南
 
《局夫人》
 
你说啥?查酒驾?啪!打你丫的
你怎幺能打人?哟,还兴说打人的
打的就是你!啪!又打你丫的
打了你丫的,你又能把本局夫人怎幺的
 
今晚的今晚,本局夫人喝点小酒还没醉
就是醉倒三只鸭子沌汤喝,也不关你屁事
这里是蚌蛤市又不是北京市,敢查我的车
没看到局长大人就在车后面?瞎了你的狗眼
 
我是员警,我不是狗,查酒驾是为人民服务
啪!打你,还员警呢!啪!再打,打的是狗
局长都没说过要为人民服务,你竟敢说
啪啪啪啪!再给你十个耳括子!长长记性
 
你这是违反国家法律法规,请到分局去调查
哟呵,还分局呢?老娘今晚当你分局长的面
啪啪!替你的分局长教训你。分局长陪笑道
嫂子别生气,国法是国家的,到此私了了事
 
《神的年代》
 
我不明白,那是哪个年代
时间黑芒在桃花之中疯狂雪崩
阳光被刺目的讥笑洗劫一空
饑饿比讥笑更加直接地咆哮
 
从停水的胡同窜到断电的街口
从呆滞的黑板溜向荒草的码头
我是暴雨的孤儿,遗弃在暴雨之中
在繁星挣扎的露珠中向黎明蠕动
 
我不是神的儿子,不懂下跪
并且我还装傻在神的角落哭泣
神说:“你不明白那个年代!”
我成了风的孩子!拥抱大风
 
如今,我撸起热情洋溢的衣袖
延着额头风乾的疤痕梦寐河的流径
从汗水中打捞花瓣和闪烁的星星
用杯水车薪四处寻找暴风雨的童真
 
《金龟裂》
 
这年头的小日本,只剩下AV小妞了
小妞挣钱也不容易,床上还是挺辛苦
那些给钱的爷,眼中的绿线反复扫描胸脯
管他呢,有钱总是快乐的
那幺,做一只有钱的海龟怎幺样
我说,我愿意,如果有钱的活
让我上乐天当孙子都可以
管他是哈韩哈美还是小日本的哈巴狗
 
现在的人,给老爸老妈一块钱
好象是不怎幺能拿的出手的
对,是忘记拿,然后说拿不出手的
去敬个泥菩萨,有的是金币
在泰国春武里省,一只有钱的海龟
钱多的实在没处花了,又怕别人打劫
只好吞下池塘内数千枚许愿的硬币
直到龟壳被撑破,几乎不能呼吸
 
这个名为Bank的25岁的金富帅青年
因为太多的钱,正承受着富贵的折磨
它的肺部也感染了这个世界的金钱炎
甚至,它不能用呼吸表达愤怒
我们真的不能理解有这幺多钱的痛苦
就象萨德定着一双狼眼盯着我的胸脯
钱不是意志,我不是AV,砸烂那双狼眼
总不能再回被钱撑破肚子的清朝任人宰割
 
《一场车祸》
 
她把自己的身体架空在一片树叶中
轰然一声,将一种惊喜洒落一地
那辆撞她的车,在这轰然一声
头也不回,扬长而去
 
这个故事这样开始的时候,就吸引了
马路两边的众人!冷漠的水泥路上
躺着无视于惊讶的这片树叶
微微动了一下试图爬起来的无助
 
可惜的是,她只是一片躺在地上的树叶
当另一辆车树叶一样从她身上再次飘过
她彻底地垂下了那片试图爬起来的无助
静静地静在马路两边的众人视线里
 
一片树叶与一场车祸交叉的这个故事
宣洩着水泥路上电子眼里的人情
这片架空在树叶之中的肉体
突兀地趟在一条马路蜷曲的痛疼中
 
《白瓷传说》
 
有谁会把举起的一只酒杯
当作一只酒杯来看待呢
我眼睁睁地看着这只白瓷的
自言自语的酒杯,转过身
迅速醉倒在敞亮的大理石上
 
这黑色大理石与白色瓷器
相碰撞,夹杂着尘埃——
从包厢门的缝隙间漏出去
一只杯子就这样告别了宴会
酒桌在杯子身后,闭了嘴唇
 
这只醉成一地碎片的高脚酒杯
径直穿过酒店石像美人的喷泉
走到高高的绿化的化学大街上
风腾达在这月牙明媚的街灯里
白色碎瓷的眼中一直闪着白光
 
《听鸟铭》
 
防盗窗上,那笼中鸟啼哭着美丽的早晨
还有什幺音乐能够比这声音更真切动人呢
清晨听鸟是一种享受,鸟是一群一群的
能否能从当中听出另一群呢?人鸟鸟人
有时分辨不清,这又是怎样的快乐或悲哀啊
在都市鸟是笼子里的日子,只能听鸟的回忆
 
听鸟笼子的回忆,能够听出一个家的亲切幺
是的,人有妻儿,鸟也一样。听笼鸟歌唱
能够听出我不寂寞幺?笼中鸟开口抢答到:
“你问我我问谁去呢?”鸟接着问听鸟的
人不如鸟的时候是因为人性长了鸟的翅膀吗
鸟不如人的时候是不是因为鸟有了人的欲望
 
我问记忆里听鸟的我,他回答:你只管听吧
鸟笼四面都是风,慎防踏空在听不见的鸟鸣中
那幺,让我们抬起头,转移视线,掠过高楼
掠过这高楼外的苍山,掠过这苍山外的云茫
此刻,不是我的心,而是一只看不见的小小鸟
飞呀,飞过高楼苍山,飞到云茫那浩渺的光里
 
《隐形的翅膀》
 
哦!我终于醒了,却还在欲望中飞翔
经历在恒古之城,这星云的国度
我被飞翔震裂了,震裂成一地的粉尘
万道光芒,使我深深地沉入晕眩
连同那一山春天,都已经粉身碎骨
骨节里的风,浸泡在黑色之水中
 
我想睁开眼睛,可是我睁不开
我只能感觉到我的双眼被泪水冰结
连同呼吸。我想伸手抓紧明天
等我举起手掌才知,我的诗歌
已经散落成乌七八糟的一地扭曲
骨髓里的筋,斑剥成一根根断线
 
我想站起身来,可是我立不起来
我的十个脚趾早亦被震成尘埃
骨膜里的酸,在黑色之水中泛起泡沫
一地的根根骨节,记录着过往曾经
还用什幺来起立?除非给我一双
隐形的翅膀,或者让我再次昏昏大睡
 
【编号071】张三醉参赛诗集《神的年代》代表作10首

简介:张三醉,(微信:sk6163),中国诗歌学会会员,中国新写实主义诗歌发起人,北疆晨报副刊主编。中学时期开始诗歌习作,一生锺情桃花、眷恋远方。于2015年发表《新写实主义诗歌探索》一文,总结了新写实主义诗歌四项主张,提出要挖掘语言本质色彩所具有的诗意韵律、宣导震惊性诗意呈现等诗歌美学观点。个人着有诗集《神的年代》、《天空的麦地》、评论集《中国新写实主义诗歌精华作品赏析》等;主编《中国新写实主义诗歌优秀作品选》、《中国新写实主义诗歌实力诗人作品选》、《中国新写实主义诗选》等诗歌书籍。

相关文章推荐